贯通培养为职校生绘就精彩人生

2023-03-31

回到母校,南京鼓楼医院产科护士王洁珣感到既亲切又惊喜,既熟悉又陌生。2017年,她从南京卫生高等职业技术学校(江苏联合职业技术学院南京卫生分院)毕业时,这座位于江北中央商务区的新校区还在建设中。穿行在校园里,崭新的富有现代美感的教学楼、护理实训中心让她感到新奇,熟悉的老师、熟悉的氛围、熟悉的实训场景,又将她带回10年前的青葱岁月。

  江苏联合职业技术学院常熟分院学生在进行三坐标检测

在通往教学楼的路上,王洁珣看到南丁格尔的铜像,一手提着裙摆,一手举起油灯,“提灯女神”在病人生命中的至暗时刻点亮一盏希望之灯。而母校对于王洁珣来说,也正是“提灯女神”一般的存在。

五年制高职为什么能

“促进了学生的全面发展、可持续发展和终身发展,成为全日制高等教育通向县区和农村的主渠道、主力军”

王洁珣初中就读的是一所众多学生家长梦寐以求的名校,但她觉得自己的初中时光有些黯淡。

“我严重偏科,语数外成绩非常好,但物理化学就没及格过。”中考时,虽然王洁珣的成绩可以升入普通高中,但性格要强的她很怕跟在别人后面踉跄前行,于是为自己选择了能够发挥外语特长的南卫涉外护理专业。

经过5年学习,她转入南京医科大学康达学院继续本科学习。和那些通过普通高考进入大学的同学相比,王洁珣的医学基础更扎实,护理技能更熟练。优异的表现,让她在省政府奖学金项目的申请中脱颖而出,赢得了去剑桥大学做短期交换生的机会,毕业后如愿地进入了心仪的南京鼓楼医院。

“南卫是我的主动选择,在南卫的5年,最重要的是培养了我的自信心,让我在今后的人生中无惧困难,勇于挑战。”王洁珣说。

每年,南卫像王洁珣这样升入本科院校的学生大约占毕业生总数的15%,更多的毕业生在5年学习后直接走进南京各大医疗机构,开启自己的职业生涯。

南京市第一医院护理部副主任戴莲告诉记者,第一医院共有护理人员1500人,南卫毕业生就有将近500人。全院护理队伍中,无论是中层管理团队还是护师专家团队,南卫毕业生所占比例都超过一半。“五年制高职培养出来的学生,可持续发展能力非常强。”戴莲说。

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护理部主任褚志平也对五年制培养质量赞赏有加,“他们操作能力强,可塑性强,临场应变能力更好”。褚志平每年都会参加医院的招聘工作,同等条件下更青睐五年制高职。今年该院招聘100名护士,准备拿出80个名额招五年制高职毕业生。

“五年制能更好地实现理论教学、技能培训与岗位融入的无缝衔接。”南京卫生高等职业技术学校校长张宁新说。从基本技能的训练到简单病例的撰写,从护理个案到临床综合病例的临场应变,学校不仅注重对学生护理操作技能的训练,更注重对其整体护理思维的培养。

江苏是我国制造业强省。智能制造相关专业的五年制高职毕业生以其扎实的专业技能、强劲的发展潜力,在用人市场广受青睐。

大陆汽车系统(常熟)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豪华轿车和运动型跑车零部件的德资企业,从2010年开始,公司与常熟职教中心(江苏联合职业技术学院常熟分院)开展校企合作,接纳学生顶岗实习。2018年,校企双方进一步在数控技术、模具设计与制造等多个专业开展现代学徒制人才培养。“我们之前也从苏州市和省内其他地市的高职招过学生,好不好用还另说,在我们这样一个县级市能留下来就很难。现在我们企业基本都是五年制高职的学生。”公司人力资源总监祝磊说。学校党委书记苏建青进一步解释:“我们的生源以本地初中毕业生为主,到了企业很稳定,而且企业可以直接参与我们的人才培养过程,降低了入职后的培训成本。”

从2003年江苏省人民政府批准成立江苏联合职业技术学院统领全省五年制高职,已经走过整整20个年头,为40万名职校生精彩人生奠基赋能。“江苏五年制高职为什么能够生存、壮大而且广受欢迎?”面对记者的提问,江苏联合职业技术学院院长刘克勇回答:“一方面,是因为它促进了学生的全面发展、可持续发展和终身发展。学院每年的毕业生中高级工获取率都在80%以上,就业率95%以上,初次就业平均月薪普遍高于同层次学历人群,学生以基础扎实全面、品德行为端正、职业能力强、综合素质高受到社会广泛认同。另一方面,是因为它有效支撑了区域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学院20年为江苏各区县培养了大量‘留在本地,建设家乡’的人才。五年制高职成为全日制高等教育通向县区和农村的主渠道、主力军,在地方政府和本地企业心目中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

长周期早培养为什么好

“长周期符合技术技能人才成长的时空规律,早培养容易养成良好职业意识”

“唐文杰现在已经可以调机啦。”不久前,记者随无锡机电高等职业技术学校(江苏联合职业技术学院无锡机电分院)副校长莫剑中,来到位于无锡高新区的航鹄精密机械公司。刚下车,公司办公室主任周百桃就向莫剑中报告了这个好消息。

莫剑中告诉记者,唐文杰是学校数控专业今年的毕业生。去年12月,他到这家企业顶岗实习,短短3个月就快速上手,完成从操作工到调机员的跃升。车间里,唐文杰正在调试机床,他停下手中的操作对记者说:“我们在学校只操作过三轴和四轴数控机床,没有这个五轴的复杂,但基本原理是一样的。”5年时间里,他早已把数控理论知识学习和实践操作融会贯通。

“我们这里使用的都是精雕五轴加工中心,一般三年制的高职毕业生,至少要经过一年锻炼,才能从操作工转为调机员。”周百桃说,“航鹄精密机械公司与学校合作已有超过10年时间,中专生、高中起点三年制高职生、初中起点五年制高职生全部用下来,感觉还是五年制高职的学生最好用,因为他们在学校实践学习时间最长。数控机床操作需要积累和沉淀,没有一定时间的训练很难达到我们要求的水平。”

企业对“长周期”培养的肯定,在江苏理工学院职业教育研究院院长庄西真教授看来是必然。庄西真告诉记者,发展职业教育,一定要统筹时间和空间两种教育资源。可以“空间换时间”,引进企业参与办学或加大学生到企业实习的力度,缩短掌握工作知识和技能的时间。但由于我国职业教育企业普遍参与不够,在这种情况下,也可以“时间换空间”,延长技能学习时间。“五年制高职就是‘时间换空间’的教育策略,符合技术技能人才成长的时空规律。”庄西真说。

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培养不仅“宜长”,而且“宜早”。庄西真表示,根据职业生涯发展理论,从14岁起,人就进入职业生涯的探索阶段。由于学生年纪小,可塑性强,容易对技术技能产生学习兴趣,养成良好的职业意识,“从这个角度上讲,初中后职业教育分流比高中后再开始职业教育对技能人才成长更加有利”。

苏州建设交通高等职业技术学校(江苏联合职业技术学院苏州建设交通分院)校长郝云亮对于“早培养”深表认同,该校优秀毕业生陈文健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2010年,初中毕业的陈文健进入学校汽车检测与维修专业。在教师们的引导下,他很快就对专业产生浓厚兴趣,加入学校汽车专业社团。三年级时,陈文健偶然在杂志上看到中国大学生方程式汽车大赛,于是有了自主研发制造赛车的念头。他组建了一个20人的团队——致梦车队,一起钻研造车技术。2015年,他以应届毕业生的身份首次参加中国大学生方程式汽车大赛,和全国顶尖高校选手同场竞技,获得全国高校第三、专科组第一的好成绩。毕业后,他选择到南京金陵科技学院继续本科学习,2016年又以裁判的身份重新出现在赛场。如今,陈文健在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续写自己的造车梦想。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而兴趣宜早培养。我们的课程体系在一、二年级以兴趣培养为主,刚进入学校的孩子,对专业什么都不懂,我们就通过文化引领和一些基础课程,把他们的兴趣带起来,强化他们的职业素养。从三年级开始,我们给学生提供的项目课程越来越多,让他们在一个个项目的完成过程中历练成长。”郝云亮说。

一体化贯通为什么行

“完备的中高职一体化设计、一体化实施和一体化治理避免了学时衔接损耗”

可能许多人会有疑问,五年制高职虽然从学制上来说可称得上长周期,但从学时上来讲,相比高中阶段3年加上高职3年的学习,总学时其实减少了一年,培养质量能保证吗?

华东师范大学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研究所名誉所长石伟平告诉记者,五年制高职之所以能在学时缩短的情况下培养质量不降,“行”在中高职一体化,避免了学时衔接损耗。

石伟平认为,与传统的中高职衔接项目相比,五年制高职在一体化人才培养方面具有独特的优势。传统的中高职衔接项目,往往中职和高职各管一段,无法整体设计课程体系、统筹安排教学计划,影响学生在知识与技能方面学习的连贯性。

在南京金陵高等职业技术学校(江苏联合职业技术学院金陵分院),校长周乐山向记者详细介绍了汽车应用与维修专业课程体系构建:学校以工作过程为主线设计31个教学模块,成立“山和汽车养护中心”专业实体,在一、二年级开展实境教学,三、四年级开展实体教学,五年级设置综合实践课程。在综合实践课上,以真实生产任务为教学内容,以实体运营为教学组织方式,实现学生对专业知识的全方位了解和运用。“学校的专业实体已实现专业全覆盖,我们通过7类综合实践课程培育‘众创+自主学习’的教学生态。”周乐山说,“我们不仅要教给学生一技之长,还要让学生能顺应社会发展,能胜任工作,成为具备综合实践能力、自主学习能力和创新创业意识的复合型技术技能人才。”

“江苏五年制高职从教育生态学、学生长远发展的视角思考课程体系建设,不仅关注学生现阶段知识的掌握程度,更关注课程与学生终身发展的匹配,构建‘成长式’课程体系,实现职业教育课程观与素质教育课程观的有机融合。”刘克勇说。据他介绍,按照学生身心发展和能力进阶要求,江苏五年制高职构建“基础+平台+专项+拓展”一体化课程体系,形成工学交替、学用互嵌、螺旋递进的人才培养路径:一、二年级突出知识入门、单项技能、职业认同等基础性要求;三、四年级突出知识关联、多项技能、职业定向等综合性要求;五年级突出知识应用、综合技能、职业发展等创新性要求。

江苏五年制高职“一体化”人才培养体系,除了课程体系的“一体化设计”和教学流程的“一体化实施”,还包括江苏联合职业技术学院在“小学院、大学校”体制下,按照“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合理分工、错位发展”原则对省域97所五年制高职办学单位“一体化治理”。“一体化设计,解决‘育什么人’的问题;一体化实施,解决‘如何育人’的问题;一体化治理,解决‘育得怎么样’的问题。这才是我们五年制高职‘一体化’人才培养体系的全部内容。”刘克勇说。正是因为从设计到实施再到治理的完备,才有了“一体化”的“行”。(本报记者 翟帆 缪志聪 见习记者 王琼)

来源: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