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市:情系家乡写江郎 十年一剑匠心见 ——赵容华长篇小说《江郎传》首发式概览

2020-12-21

  编者按:12月16日,江山本土作家赵容华的长篇小说《江郎传》首发式举行。众多文学界大咖及爱好者齐聚一堂,切磋探讨,共襄江山文学界的这一盛事。现为读者策划一组特别报道,以期让更多读者了解《江郎传》的创作背景及文学特色。

  推荐语:《江郎传》,一部迄今为止对世界自然遗产——江郎山最美诠释的神话小说。作者穷尽十年之力,呕心沥血创作而成,是一位对故乡土地充满挚爱者的一部极其重要的浪漫的“爱情宣言书”。它借助人、鬼、仙、魔、神之间的爱与憎、丑与美、善良与卑鄙、争议和邪恶的纷争,穿插姑蔑、中唐、北宋三个朝代中楚灭姑蔑、黄巢起义、方腊揭竿等真实的历史事件,运用虚虚实实、游思飞神、腾云驾雾、出没无常等诸多传统编年体和现代魔幻相结合的手法,演绎了一个个骇人胆魄、催人落泪、惊心动情的传奇故事,最后告示人们“忠于人民为忠,义于人民为义”的深刻道理。

  作者:赵子安,原名赵容华,男,1988年9月出生,浙江江山人,民进会员,就职于江山市监管办。浙江网络作家协会会员,衢州市作协、戏曲协会会员,江山市文化馆、作协、网协理事。主要作品:长篇小说《江郎传》《江山1942》《丝路青山》,微电影剧本《魂在心中》《映山红》,歌曲《老茶树》《挑担夫的传说》,戏剧《龙凤阁》《隔壁人》,小品《回家的路》《路口》系列。

  《江郎传》是对“三爿石”最美妙、最完整的拟人化表达和讴歌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中华文学基金会理事长、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长、茅盾文学院院长  何建明

  我和小赵在今天之前是一面之缘,但我看到他的作品后,很是喜欢,喜欢《江郎传》,更喜欢江山这个城市。因此我在这本书序里的第一句话就是:“江山是江山人的江山。江山是祖国的江山。”我对年轻作家特别关注,尤其是基层作家。

  赵容华的《江郎传》是一种传统的章回体文学,更是一部写实文学。但它与古代人写的神话传说不太一样,它更多赋予了生活和现实中不易抵达的情感和价值观。是一位对故乡土地充满挚爱者的一部极其重要的浪漫的“爱情宣言书”,它借助人、鬼、仙、魔、神之间发生的爱与憎、丑与美、善良与卑鄙、正义与邪恶的纷争,穿插姑蔑、中唐、北宋三个朝代中的真实的历史事件,运用虚虚实实、游思飞神、腾龙驾雾、出没无常等诸多传统编年体和现代魔幻相结合的手法,演绎了一个个骇人胆魄、催人落泪、惊心动情的传奇故事。

  作者虽是年轻一代,但对儒、道、佛学颇有研究,深谙其中之高妙和玄机,更熟悉和懂得江山大地上每一块石头的生根起源和性格风貌,自然也对生长在此的人情世故,尤其是把握与推进人、鬼、魔、妖之间的感情纠葛与命运结局方面,可称得上相当的娴熟,这是十分难得的,也是这部《江郎传》成功的关键所在,因为它完成了对“三爿石”物景迄今为止最美妙和最完整的拟人化表达和讴歌!

  《江郎传》对于守护传统文学具有积极意义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评论家、一级作家,浙江省作协评论委员会原副主任  王学海

  我认为《江郎传》有以下几点特色:

  一、重提江郎传说,正是在纠正忽视地域文化的偏视中,催生出对江郎新的阐释,这是当下认知人类学视域下的一个文学文本的尝试。就江郎的传说而言,要梳理出江郎与江山地域环境的关系、江郎与周边社会环境发展的关系,尤其是何以会有江郎的出现,也是这一系列的过程和社会意义所见。《江郎传》正是在此意义上,去综合了诸多民间传说、文学写本、古典诗词、神话故事等,构成了《江郎传》这一新的文本。这是值得肯定的。

  二、山神的信仰与人类学中自然存在与超越性认识。从弘祖乘舟游双塔、三爿石下找三郎,到三仙化石镇魔王、须女守望成佳话,内有“天意要吾等化山镇魔”,“此天意”正是江山老百姓千年经受自然灾害之苦,渴望能有镇魔山神保佑地方平安的众生之愿——这便是从自然存在之物的自然现象与地理环境中跳出来,由精神的超越再现了三石五山九真气的自然之象与人文精神的江郎山文化历史现象,它是过去的,也是当下的。

  三、爱的魅力提升了文化的力量。《江郎传》的中心主旨,就在于让山说话,让天生情。山是不会说话的,但被赋予了说话能力的山就有了生命,有了生命的山就一定是有血有肉有感情和能区分善恶的“山神”了!这就是《江郎传》所传达出来的文化力量。

  四、从文化社会学的意义看《江郎传》。在民间传说中插入历史,又将其综合成小说文本,这对于守护中国传统文化一一特别是传统文学而言,是有积极意义的。

  《江郎传》充满人性光辉  传递正能量 

  浙江工商大学出版社编辑部主任  沈明珠

  《江郎传》跟传统的神话传说不同,里面的人物不是开了挂,靠着神器法术轻轻松松就战胜了混元魔,而是不断地修行和努力,也会有牺牲、取舍。正是这些人性的部分,提升了作品的内涵,使之成为具有人性光辉的文学作品。

  作者在传统神话小说创作规律和手法的基础上进行突破和创新,更加注重挖掘、记载、传承和创新本地传统文化。自2005年底起,他查阅江山乃至整个浙江的古籍,走遍浙西南的山山水水,走访历史古迹,采访老一辈人,充分了解和掌握本地的历史、文化、地理、语言、建筑、服饰,并将这些具有当地特色和历史积淀的内容在小说中充分体现和演绎。正是作者前期的积累和创作时的严谨,《江郎传》获得了2019年度全国优秀小说三等奖。

  每一部小说都是一个相对独立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作者以自己的价值观去塑造、评价人物,从而形成不同的人格。《江郎传》讲述了唐宋时期混元魔出世为害人间,主角詹妙容等人经历了修道的种种艰难困苦,历经千凶万险,最终化险为夷,降妖除孽的故事。作者在书稿中宣传了向善、救助等济世思想,传达出奋发向上的正能量,充分显示了其社会批判意义和伦理人文意义。

  《江郎传》以江郎山原有的神话故事为原型,讲述了三郎化山镇魔的故事,作者以45个章回的篇幅,充分展现了江山人民刚毅、淳朴的特性,诠释了忠于人民为忠,义于人民为义的思想。也宣传了江山的风土人情,是对地方文化的传承与发扬,非常具有现实意义。

  勤恳耕作  终有收获

  江山市作协主席  周建新

  容华虽然很年轻,接近90后,但他天资聪慧、天赋卓卓,多才多艺,他会写剧本、演小品,而且创作长篇小说。他懂得“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道理,他耐得住寂寞,勤奋学习、勤勉思索、勤恳耕作,春花秋实,今天他终于有了沉甸甸的收获。

  容华的大名是近几年来随着他的非凡才华才让我们知晓的。记得2015年的春天,民进江山总支副主委毛艳萍女士领着一位脸上带着微笑的帅小伙来我办公室,向我推荐了容华。她说小伙子文章写得好,很有潜力,让我帮助看看有无可修改的地方。她话音未落,这位帅小伙就赶紧从大信封里抽出一本装订好的书稿递过来,书名就是《江郎传》,大概有3万多字。我未看就表扬他有志气;等看了几页之后,就表扬他有才气了。

  我惊讶地发现,容华的作品与他的年龄极不相称,他的文笔老练,尤其半文半白的语言非常老到,极富武侠大家金庸先生的文风;更让我惊讶的是他文中透出的儒家、道家、佛学的知识和其中深含的高妙和玄机连我也不懂,自愧不如,还有里面那些人仙鬼怪神之间发生的各种打斗纷争演绎得就像一部江山版的电影《西游记》!我在惊讶、惊奇、惊叹中,表扬他老辣,高,实在是高。

  不久他再给我看书看时,果然更精彩了。后来他越写越来劲,越写越有味,越写越精彩。5年之后,他一连捧出了40万字的《江郎传》,捧出了20多万字的《江山1942》,捧出了20万字的《丝路青山》,而且连连获奖。他终于成功了!



作者:沈天法